關於部落格
as a journalist // email: shuyin.k@gmail.com

  • 3105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4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〔書吟@明周〕當我們「疊」在一起--「垂直村落」亞洲居住新提案

 

有趣地垂直向上


其實「垂直向度」的討論已不是新觀念,工業革命以來因生產體系的變革,勞動和中產階級急速湧入都市,兩次世界大戰後,歐洲因戰火遭到毀壞,如何在廢墟裡快速蓋起能住的房子,成為都市最大問題。

科比意於1925年提出容納300萬人口的「巴黎住區計畫」,雖然沒有實現,卻在當代留下重大影響。當年他畫下一個個十字形共同住宅,認為老歐洲九彎十八拐的城中道路除了髒就是亂,藏污納垢很不乾淨,一著火左鄰右舍全遭殃,認為新時代城市應該要街道筆直、有陽光有綠地,於是設計出幾十棟60層樓、樓與樓間隔300公尺,把要住的人全往樓上放,以高層建築解決居住問題。然而隨著預製工法的散播、全球化與房地產投機生意,大量不顧都市計畫的水泥叢林蔓延全球,1980年代以來許多看不慣這些如切菜板高樓的人,批評less is more行到水窮處成了less is bore,紛紛提出異議。

MVRDV的建築模型顏色形狀都討喜,他們對未來提案向來少不了「遊戲心」,要活潑,就活潑到底。Winy Maas在《The Vertical Village》一書指出,他們希望能做到當年科比意做不到的,他說科比意犯了一個錯誤:他的提案沒有混和、沒有差異性且太多規範,當代人應該依靠新科技和更好的軟體,營造出更理想的居住環境。







對未來世界的態度

Winy Maas的想法其實頗為烏托邦,他認為城市應該允許更多自由,要把郊區的人們拉回來,勞工、中產、上層階級彼此不要離太遠,創造「濃縮」的可能性。若要實現垂直村落,得考慮如何讓每戶人家有充足採光?如何按照自己的喜好選擇材質或房子形狀?

他們設計兩套軟體「造屋主©」與「村落製造器©」,前者將住家元素分類,如房間數、樓層、形狀(三角、斜屋頂、自由形體等),由你創造住宅,再經由「村落製造器©」和鄰居共同開發垂直村落。設定採光、視野、是否座北朝南等選項後,程式將顯示出你的房子能蓋在那裡,還幫你估價。軟體身兼「協商」作用,例如我突發奇想選擇與上下鄰居相隔10公尺,結果程式拒絕讓我入住,想獨享大空間,我就不適合住在垂直村落。然而這樣的烏托邦能實現嗎?

上個月Winy Maas在專題演講上,以數十張投影片解釋多年來MVRDV的建築提案,每到下一個案例,都以全黑反白字體What’s Next?過場,what’s next、what’s next、what’s next是他說了最多次的句子,「這是一個提問,但更是我們對未來世界的一種態度。」


他解釋在糧食短缺、金融危機環伺下,人類因焦慮和恐懼,連發表夢想的意願也被壓抑了。即便這些提案只是「純然理論」的城市,然而透過3D動畫,能讓非建築背景的人瞭解,因某種假設的試驗,人們都有作夢的權利。

想一想,因智慧型手機研發,短短幾年內我們用觸控探索世界。說不定真有那麼一天在台北,閩南紅磚房、日式木造宅子、寶藏巖的自力造屋會一個個垂直往上堆疊,公園、學校、商店經過參數計算而後進駐,未來的居住更多樣,而鄰里巷弄還十分活絡。
 


★★Winy Maas與MVRDV
 
為何一個荷蘭建築事務所,會對亞洲都市居住問題感到好奇?其實Winy Maas早年於Rem Koolhaas事務所OMA工作三年,Rem Koolhaas向來專注於大都會「壅塞幅奏文化」議題,而Winy Maas於鹿特丹成立MVRDV後(1993年),或許是處於荷蘭與自然爭地的環境,他們特別聚焦在「密度」討論,也以「出格」見長,建築常採用懸(木行~造字)結構和多顏色方塊突出於結構體。代表作如阿姆斯特丹老人集合住宅WoZoCo、德國慕尼黑條碼屋、哥本哈根116層天空城、東京表參道Gyre旋轉道購物中心等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