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as a journalist // email: shuyin.k@gmail.com

  • 3105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4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〔小草@明周2010.03〕白顏色的曖昧不明~妹島和世






去除色彩階級的白顏色
 
 
評審團指出:「SANAA的建築,像是一種迷惑的簡單⋯⋯輕質和透明的特性是如此精鍊而純化,他們的美學屬於一種包含式的內斂(inclusion)。」所謂「迷惑的簡單」,是因在妹島的建築當中,「白色」絕對是予人的第一印象,如奠定名聲的金澤21世紀當代美術館、紐約新當代藝術中心、現場大部分模型,一眼望去皆是清透的白,像在大地上輕輕落筆而不著痕跡,輕盈又飄忽。妹島說:「我常使用白色,是因為不想在空間中讓色彩產生階級的差別。另外當距離有深淺時,較遠的空間看起來會變暗,如果是白色,導入光線後會讓空間擴散、讓照明效果達到整體上的一致。」
 
 
縱然清透明亮是SANAA作品的建築語彙,但卻不是靠單一的白顏色,便能成就毫不矯揉造作的美感。當別人以厚牆和隔間思考建築的空間,妹島卻是「想像出一種光與風可經由窗與門湧入的空間」來思考建築,她善於利用牆身和窗戶做為支撐結構,減少樑住使用,如果光明與微風能包攬整個空間,視覺將感受最大的自由。
 
 
SANAA也大量運用鋁板、玻璃和壓克力板,在材質上做巧妙調配,原是繁重的支撐,整體看起來卻輕如鳥羽。如紐約新當代藝術館遠看像是白豆腐堆疊的量體,然而妹島認為純白平面的外牆,近看會有壓迫感,經過不斷嘗試,最後採用網狀的鋁材,宛如女孩們裹腿的絲襪,當你走近,隨著光線變化便能感受到建築的表情。
 
 
 
纖細而感性的曲線弧度
 
 
相較於普立茲克建築獎首位女性得主Zaha Hadid,一個是站在西方,擁有數學背景的Zaha曾說她堅決反對「絕對的直角」,無意義的重複總讓她感到乏味,因此她筆下的建築草圖,都可見她大膽的解構手法,線條恣意奔流,恨不得騰躍出紙面,一如她狂野不羈的亂髮。站在東方的妹島和世,雖然微亂髮絲同樣無法束縛於隨意戴在頭頂上的黑框眼鏡,她的曲線卻展現一種溫婉的、人性化的、「手感」的筆觸。以2004年竣工的金澤當代美術館為分界,在此之前,SANAA作品仍可見直線、圓形等可識別的圖形,在此之後,作品中的線條曲度,漸漸難以歸類。
 
 
2月啟用的洛桑聯邦理工學院勞力士研修中心,有許多像馬鈴薯、又像是奇異果的孔洞在單層建築量體上開啟天光,呼應遠方的地勢起伏。當被問及到底是根據什麼因素來決定曲線形狀?妹島歪著頭,微皺著眉頭說:「這⋯⋯該怎麼說呢?曲線之間的差異和抽象程度,和在建築過程中試圖跟周遭環境做出連結有關。例如這邊的圓弧、要如何和另一邊的直線銜接起來,就會造成各種弧度的曲線。」
 
 
為了追求在視覺上能融入環境,這些「微弱的曲線」(此用字翻譯語出該展導覽人謝宗哲教授)便會隨著材料厚薄、景觀差異扭轉,「一開始我和同事們都是free hand畫出不同的曲線,接著慢慢修改,就算只改變一點點,看起來也會十分奇妙。經常會在調整當中突然覺得很像水果;再稍微調整一下,又很像動物,我也覺得很不可思議。」
 
 
 
內與外的曖昧不明
 
 
如果說Zaha Hadid的流線,像要擺脫枷鎖朝天際線飛去,妹島的曲線就是要把重量都昇華成薄胎軟羽,化成纖細的篇章。然而這些曲線並非隨意而做,而是透過反覆試驗。SANAA之所以被稱為全日本最辛苦的建築事務所,因為他們可說是沒日沒夜地在製作模型,據說還沒走進辦公室,溶劑黏膠的氣味便會撲鼻而來;此次來台展出的模型,僅是九牛之一毛。為了追求精確,在三度空間上發現問題並解決問題,一個建案製作數十個以上的模型是家常便飯。
 
 
妹島筆下的曲線正是透過模型做微調,找出最美麗的弧度。這些曲線搭配壓克力板、玻璃材質的運用,便能展現出SANAA作品另一項特質——「內外不明的曖昧」。包含金澤21世紀美術館、瀨戶內海「犬島」上的藝廊,利用鋁板、玻璃形成鏡面的外牆和內部,映照出周圍風景,在不同角度能看見疊影,站在田埂間就能欣賞藝術,分不清是內或外。
 
 
走在勞力士研修中心的緩坡上,隨著屋簷開始下降,視線也會受到阻絕;當坡度上升,視野又會變得開闊,當你懷疑山重水複疑無路,或許下一步就是柳暗花明了。隨著腳步遊移,人們會開始期待,在這曲線構成的空間中,邂逅下一個未知情景。妹島曾說:「我對建築創造出的真實空間沒有興趣,這種時而和緩地出現、時而消失的空間則令我著迷。」
 
 
這次擔任隨行翻譯的交大建築所助理教授謝宗哲說,他深切感受到妹島和世為過去滔滔雄辯的建築生態,帶入一種沒有壓力的、可愛的柔軟。她用白色去除空間階級,透過難以歸類的開窗碎化牆面,讓手感曲線模糊分界,塑造出是也不是的內與外,讓建築成了感性的軟語呢喃。
 
 
約末數年後,將有一座妹島和世的作品出落在陽明山上,是應有容教育基金會董事長林文雄之邀,為其古物收藏打造的雕刻花園Garden91。1千多坪的基地,妹島只
用了300多坪,因為她堅持在前臨淡水河、後倚草山的地勢上,花園也要與地景融合無礙。我不禁想像,會用兔耳朵線條製作可愛「兔子椅」、用甜甜圈形狀製作MaruMaru沙發的妹島和世,將為Garden91帶來什麼樣的曲線,讓賓客透過曲度迷濛的玻璃映照,回溯歷史的過往?
 
 
洛桑聯邦理工學院‧勞力士研修中心
(Rolex Learning Center)
年分:2005∼2010年2月
薄殼(Shell)設計:位於校區正中央的學習中心,占地2萬平方米,提供學生24小時集會交流的空間。相較於一般校舍塊體的設計,妹島採用單層量體的無隔間手法,「只有一層樓,面積相對變大,為了不讓學生只接觸到邊緣地帶,我導入『薄殼』設計,把入口設置在中央的大孔洞,讓內部產生起伏的丘陵地形,行人和巴士在波浪狀水泥板下川流不息。」
孔洞引入天光:大小不一的孔洞將空間區隔成圖書館、咖啡廳、展覽室等空間,還能引入天光,像是飄落在阿爾卑斯山腳的一塊軟綿綿、會呼吸的布簾,與遠方山脈、雷夢湖遙相呼應。
 
 
毫無雜訊的白色是SANAA建築主要特色,而為了追求分毫不差的精準,事務所會製作大量模型,包括裡頭的小人小桌小物,也是清晰明確。
 
 
 
紐約新當代藝術館(New Museum)
年分:2003∼2007年
白色堆疊量體:由於地處曼哈頓鬧區,不同於金澤美術館的水平展開,妹島將它變成向上堆疊的白色方塊。避免外型過於單調,建築師運用「錯位」,使建築多了幾分婀娜多姿,樓層之間因此出現露台,參觀者可以進進出出,藝術品也能走到戶外。
紋理變換建築表情:妹島認為單純白色平面近看會有壓迫感,因此在外牆採用鋁網板,當光線變化,從不同角度能看到建築的紋理。
 
 
 
妹島和世(Kazuyo Sejima)
1956年生於日本茨城縣,曾任職於伊東豐雄建築事務所。1995年與西澤立衛設立SANAA,現為慶應義塾大學理工學部教授。代表作如被稱為「光之聖殿」的金澤21世紀當代美術館、Dior表參道旗艦店、紐約新當代藝術館,以及將於2012年開幕的羅浮宮朗斯分館等。她曾嘆,回首15年前成立事務所至今,勞累程度依舊不便,但仍鼓勵年輕人說:「對於自己喜歡的事物不要放棄,要有可持續20年的覺悟⋯我希望年輕人要是有自己的喜好,一定要堅持下去。」
 
 
我經常使用白色,是因為不想在空間中顯露出色彩的階級差別,我們不是創造一種「無」等級,而是和既有等級制度不同的新等級。
 
 
金澤21世紀當代美術館是一個沒有正、背面之分的建築物,中央正圓形是美術館,外色玻璃牆也是展示空間,周邊有4條通道,民眾能自由選擇進出的路線。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