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as a journalist // email: shuyin.k@gmail.com

  • 3105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4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聆聽,並為人們而做--Curtis W. Fentress





曾為倫敦希斯洛機場第5航站首位駐站作家的艾倫狄波頓、膾炙人口的《機場小旅行》描述航空站是當代展現秩序和邏輯的庇護所,「如果要帶火星人參觀一個地方,綜合人類文明的各種主題──從我們對科技的信心,乃至對自然的摧殘,以及人類的緊密聯繫,與我們賦予旅行的浪漫色彩──那麼這個地方必然是機場的出入境大廳。」


如果機場是科技文明的大集合,我們或許也能這麼說:一座巍
峨壯觀、造型新穎、令旅客感到舒服愉悅、位居全球空中交通樞紐的機場,甚至能讓設計者留名建築史:如諾曼福斯特之於香港國際機場、理查羅傑斯之於馬德里巴拉哈斯國際機場,建築師的藍圖化為川流不息的航站,在成為某些旅客終點之前,已為旅人先行拉開出走的序幕。



機場不只Kiss & Fly


Curtis W. Fentress高中即展現對藝術的才華,自行先修整學期的素描課課本。設計學院畢業後投入貝聿銘建築事務所,也在當時確立對大尺度公共建築的興趣,因服務的是難以計數的大眾、充滿挑戰性。1980年成立事務所,而使Fentress  Architects一炮而紅的是1995年美國科羅拉多州丹佛機場(DIA)設計案。該機場是美國境內面積最大、全世界面積第
3大的機場,並於90年代率先樹立節能減碳典範。


《Public Architecture: The Art Inside》提到他從小對飛行存有幻想,喜歡畫飛機,還愛在沙堆裡堆高高的沙樓,大學畢業設計也以機場為主題。他指出舊時機場還未像今日般巨大時,因機場而生的諺語「kissand fly」,微微的傷離別,讓飛行帶有幾分浪漫。隨著時代演進,航線越龐雜、飛機越造越大、地球上移動的人越來越多,為了容納這些物和人,機場也跟著長大了。除了kiss and fly,視覺美感、高效率、愉悅、解壓各種使旅客感到舒適的指標,都被納入設計考量。


看Fentress的機場,寬敞、通透、節能、引人注目的「意象」是其建築語彙。他說機場不是「人的處理器」,該具備公共建築最重要的原則──為公眾而做(design for people)。其實當初丹佛機場並非由Fentress設計,原事務所在超支7千5百萬美元後才由他接手,而距離呈報新設計只剩3周。


「我們把航廈『倒過來做』,將機械、管線、控制系統設在座椅下,上半部全留給天空,並提出呼應洛磯山脈的『山字型』象徵,採用大量透光性高的白色鐵氟龍篷頂,使航廈寬敞而通透。」丹佛機場創下當時全球最大一體式拉撐結構,製造出有效反射紫外線、冬天保熱的功用,至今仍被譽為世界上最「綠」的機場之一。篷頂先在工廠製造、運到現場用錨狀系統、鋼構、桅杆固定,搭蓋效率快,還比原先減少300噸鋼筋、20萬英尺混凝土牆和數月建造時間。



丹佛機場之後是韓國仁川機場(2001年)、西雅圖塔科馬國際機場(2005年)、加州聖荷西國際機場(2010年)。2008年透過競圖,洛杉磯國際機場(LAX)宣布由Fentress Architects負責增建案,除翻新舊航廈,還將擴建新航廈以服務A380空中巨無霸的停泊、轉運站、自動化機場快捷系統等。


從事公共建築的過程太容易受到干擾,簽呈、預算、業主、政治從四面八方跑出來干擾你,你必須記住誰才是你的客戶——
「公眾」才是我們最終的客戶。~Curtis W. Fentress






聆聽那人、那地、那風土


一座飽含意象(icon)的建物能成為城市的象徵,讓行經這座城的人對它難以忘懷。丹佛機場與洛磯山脈兩方起伏的稜線,便是丹佛市最美麗的隱喻。Fentress認為公共建築不只是單純的建物,「我們處在大規模移動的時代。以機場來說,我來到台灣,桃園國際機場是我第一個抵達的地方,也是我離開時最後看見的風景。機場除功能性之外,還是那城市的門戶(gateway)。」


那他如何為公共建築設定/設計意象?


「這是最困難的部分,」他面帶微笑說:「但也是建築師的『魔法』,你就是得想出些什麼。為建築設計意象,並不代表把它做成大型雕塑。我的設計哲學之一就是『聆聽』,聆聽那裡的人、那地、那風土,攫取那裡的文化,讓文化帶領設計,把它們放在過程裡思考,體現於建築之上,成為建築的內在美
(context)。」如即將擴建的LAX,團隊和政府、機場人員、商務代表、社區居民各團體接觸,「我們問:他們心目中的機場是什麼樣子?為何來到洛杉磯呢?」當地人回答是因那裡的藍天碧海和渡假風情。於是團隊取「滔滔海波浪」為意象,讓LAX新航廈造型如浪潮般往天空湧去。


再如去年贏得競圖的San Diego Convention Center擴建案,居民說聖地牙哥灣非常美麗,不希望有任何東西阻擋,「後來我們將建築變矮,送給居民一座大大的綠色屋頂花園,他們能爬到屋頂上野餐玩耍,還能看到海灣。」Fentress將這些靈感歸因於聆聽,「如果不是聆聽當地人的意見,我們也不會有這些想法。」


常常有人問我,設計一座好的公共建築有沒有什麼祕訣?
我的答案是「沒有」,就是靠一顆真誠的心,把它做到最好。~~Curtis W. Fentress


「建築永久系」學生



2010年,Fentress榮獲美國建築協會公共建築領域最高獎項Thomas Jefferson Award,是該獎創辦18年來首位獲得該領域獎項的人。他回想25歲的自己,畢業後在貝聿銘事務所周周工作90小時以上,從事建築以來幾乎沒時間吃喝玩樂。如果再選擇一次呢?

「不,我不會改變任何事,我還是想當個建築師。」


他說了一個先前到診所的小故事,醫生與他閒聊,問他從事哪一行?
「我是建築師。」
「建築師,那你一定很忙碌。平日的嗜好呢?」醫生再問。「建築。」
「不是問你職業,是問你的嗜好?」醫生還以為他重聽,大了點聲重複一次。
「建築!」Fentress以更大分貝吼回去。醫生嘆了口氣,放下手邊工作說:「好吧,你真的很享受你正在做的事。」


許多人問他假日做什麼?他說他去看高樓、看房子,旅行也不例外。「我是『建築永久系』學生,一旦踏進建築就出不來,像一種召喚。我真的很愛它、也很享受它。」


如果從我們事務所蓋出去的建築物長得都很像,我會感到十分
羞恥。你能歸納出通透、寬敞的主軸概念,但不會看到Fentress Building。我不是要蓋「我」的建築,我要蓋的是「公眾的建築」。~~Curtis W. Fentress


★★Curtis W. Fentress


1947年生於美國北卡羅萊納州種植菸草的佃農人家,從小即展示藝術和素描天分。1972年於北卡羅萊納州立大學取得建築學士,先後任職於貝聿銘、KPF建築事務所。1980年成立個人事務所,1995年完成丹佛國際機場打響名聲,至今設計的機場建築面積總計5百萬平方米、總投資超過130億美元。Fentress Architects專攻「公共建築」,包括機場、會議中心、摩天大樓、法院、學校等,並陸續獲得300多個獎項,還是美國25大綠建築事務所之一,60%建案都已申請綠建築認證。
網址:www.fentressarchitects.com




2011年6月,專訪Curtis W. Fentress @君悅飯店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