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as a journalist // email: shuyin.k@gmail.com

  • 3105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4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青年編舞家周書毅II ~ 兩年身體旅行之後~我,不要臉?



你是編舞者?還是台灣的編舞者?


「我沒有找到答案,但感覺我的身體與他們的身體有衝突存在。例如碧娜鮑許的舞者跳得奔放,那種『奔放』是台灣舞者不會有的表達方式,我們的身體反而有一種奇怪的迂迴和不確定性。因此我開始思考,是否民族性的性格,也是造成身體特質的原因?」


然而,促使他回國發表《我/不要/臉》,其實是國外媒體提問的刺激。某次演出告一段落後,國外媒體問他:「你是台灣的編舞者?還是一個編舞者?台灣文化對你來說,在編舞上有什麼不同?」周書毅坦承,那一剎那他腦筋完全空白,甚至為此痛苦一整晚,想也想不透。


「我不會回答:我的傳統是國畫山水、客家文化⋯⋯那麼我到底是怎麼來的?這些創作是否臨摹人家的東西?但轉念一想:不!我的語言、價值觀,我一定在這環境裡感受到些什麼,於是開始一點一滴提問自己。」



睽違兩年回到台灣,青年編舞家周書毅與驫舞劇場合作,發表《我/不要/臉》60分鐘獨舞作品。在看不見臉和周遭的同時,身體將如何表現?(攝影/陳長志





看不見臉 身體更誠實


《我/不要/臉》是周書毅對於身分的追尋以及探詢成長軌跡的作品。他將媽媽經營的「家庭理髮廳」搬上舞台,因為從小到大,他的頭髮都是媽媽負責打理。燈亮一開場,你會看見老理髮廳的七彩旋轉燈,周書毅臉戴太陽眼鏡、頸戴圍兜剪頭髮,把媽媽給他剪髮,在那張椅上從小孩變成大人的記憶重現。


周書毅悄悄透露,《我/不要/臉》從頭到尾,觀眾只能看到他「某種遮蔽」的臉:戴上太陽眼鏡、躲在巨人大衣後、或是藏在髮片製成的戲服裡。他不是真的不要臉,而是先把臉給遮住了,一旦看不見,身體變得更敏感,也更誠實,「就像夜闌人靜的時候,看不見自己的臉,面對孤寂狀態時,似乎想的東西、聽到的聲音也變多了。」


觀看他過去編舞的軌跡,「看不見臉」的肢體語彙似乎已是其舞作特色:《S》的舞者臉包覆報紙、《讓》戴上安全帽跳舞、《月亮上的人—安徒生》則是讓大禮帽半遮了面,當舞者看不見周遭,「我是誰?我在哪裡?」的疑問赤裸呈現,那一瞬間身體會全然打開,變得更敏感而真實。






「我對於臉的思維,是一種面對。每天你都需要再一次面對你自己,從看見自己的外貌開始,然後是別人,聲音的對話,然後是更多的別人。」∼周書毅 (攝影/陳長志




回到台灣的理由


周書毅一向對國內表演藝術環境直言而不諱。有人好奇以他優秀的
能力,為何不往國外發展?為何選擇回到台灣?「當我看到巴黎、紐約、東京重視文化藝術的態度,覺得很感動,因為關注的人多、欣賞的人也多,讓我更確定,原來有這麼多人一起為表演藝術而努力。或許因為台灣表演藝術發展時間短,存在厚度的落差,但我想如果要創作,得回來這個陪我一路成長的地方。我一樣可以去旅行,但是這裡存在影響我『成為一個人』的樣貌。我希望透過作品,把舞蹈傳達出去。關注的人或許不多,但我仍然覺得要做、要寫、要說這件事情。」


令人欣喜的是,他已於年初以「
周先生」之名立案,在創作計畫上將更有自由度。這次舞作即使看不見太多他的臉,我們仍然要說:你好,周先生,歡迎你回來。




★★周書毅
生於1983年,畢業於台灣藝術大學舞蹈系。2003年起開始個人創作生涯,以編舞、舞者身分遊走國內外。作品《路燈》《島》《1875》《0》《S》《看得見的城市—人 充滿空氣》《月亮上的人—安徒生》等,2009年《1875 Ravel and Bolero》獲選英國Global Dance Contest首獎,受邀至倫敦與紐約演出,2010年《從身體出發》榮獲丹麥Cross Connection Ballet編舞大賽銅牌,2011年以「周先生」之名立案表演藝術團體。
網址:
www.shuyichoushuyi.url.tw





2009.1 月,第一篇寫的周書毅。
http://blog.yam.com/shuyinkuo/article/19035054


2011.3.側拍白了少年頭的周書毅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